亚洲媒体是否报道了空气污染的真正原因?【碳阻迹原创】

  • 责任编辑:碳阻迹欧阳成

  • 日期: 2019-04-05

  • 阅读量 1100

一个每年夺去470万亚洲人生命的问题没有成为头条新闻,这着实有点奇怪, 特别是罪魁祸首——空气污染在亚洲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更为严重。

在越南,因空气污染导致的死亡人数,比摩托车事故的致死人数都多;在印尼,空气污染导致的死亡人数比营养不良的致死人数还要多;而在菲律宾,空气污染导致的死亡人数甚至比枪支暴力还多。而在所有因空气污染而死亡的人中,亚洲人占到了其中的2/3。

那么,为什么亚洲媒体对空气污染的报道不感兴趣呢?


空气污染难以感知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很多空气污染看不见,闻不到,摸不着。报道看不见的东西并不容易。下图为新加坡被雾霾所笼罩。


2015年,邻国印度尼西亚的森林砍伐和焚烧造成的烟雾遮蔽了新加坡的天际线。图片来源于Shutterstock

在马来西亚,类似的雾霾现象经常发生,而在首都吉隆坡,PM2.5 浓度相较其他地区更是高出不少。马来西亚卫星电视巨头Astro Awani的副总编卡马尔巴林哈隆(Kamarul Bahrin Haron)在BAQ(亚洲最大的环境保护大会)上说,“我们只在空气污染真的很严重的时候才会谈论它。”

NGO组织“重要战略”(Vital Strategies)对空气污染媒体报道的研究数据支持了这一观点。当2015年东南亚雾霾危机发生和德里宣布启用汽车尾号单双号制度时,关于空气污染的新闻报道量急剧攀升。

在社会和环境问题更加复杂的地区,空气污染的问题则更少地被媒体所报道,印尼《Kompas》的记者Ichwan Susanto说道,在印尼,保持媒体对空气污染的兴趣是困难的,因为环境问题存在于方方面面,从砍伐森林到非法采矿。

电视频道GMA Network的调查记者豪伊•塞韦里诺(Howie Severino)表示,菲律宾的情况类似,年久失修的吉普车堵塞了首都马尼拉,空气污染已经“正常化” 。

纪录片我看见(I Witness)的主持人塞韦里诺(Severino)表示:“我们的社会在政治上如此动荡,总统如此有新闻价值,以至于空气污染很难突破政治噪音。

但如果没有狄更斯笔下的人物在漆黑的风景中穿梭,空气污染就不会从书中消失。《南方周末》的环境记者王涛表示,即便是在环保力度最大的中国,随着空气质量的改善,相关的新闻报道也开始逐渐减少(五年前,印度取代中国,成为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国家)。


空气污染数据缺失


有记者指出,缺乏可靠的数据或者根本没有数据,是报道的目前存在的主要障碍之一。 “如果你们(空气质量部门)对帮助我们获得数据,那就请不要向我们询问数据的出处。” 哈隆说道。

此外,记者经常发现有些数据令人非常困惑。譬如,污染物种类很多,PM2.5,二氧化氮,二氧化硫,一氧化碳,臭氧等等。而且不同国家的空气质量标准差别很大,导致区域性的比较很难进行。例如,蒙古所认定的低污染物,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却被认为对非常不利于人体健康。

哈隆还抱怨道,向记者提供的数据往往是学术性的,令人难以理解的。他建议,数据应该以“更性感”的方式呈现。譬如,可以使用图形,颜色和动画让数据更加有趣。地图是实现此目的的一种方式。下图为绿色和平组织发布的全球最详细的二氧化氮污染地图。



亚洲NO2污染热点地区,黑点表示燃煤发电站,红点表示石油工厂,灰点表示天然气设施,图片来源于世界资源研究所


强调问题而忽略原因


印度是空气污染尚未得到有效治理的国家之一。根据印度快报(Indian Express)常驻编辑阿米塔布辛哈(Amitabh Sinha)说法,当2014年德里超过北京成为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时,随之而来的空气污染报道是前所未有的。

辛哈回忆到,德里的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外国使馆发出旅行警报,斯里兰卡板球运动员在德里的一场测试比赛中呕吐,当而天的空气污染物浓度经测量是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12倍之多。印度对空气污染的报道虽然广泛,但主要是报道问题,而不是如何解决问题。在过去4年里,媒体已经在不断地重申空气污染问题。但事实是,印度的空气质量越来越差,而媒体也没有讨论解决方案。


一名斯里兰卡投球手对印度的板球比赛中生病,图片来源于美联社


但事实是,印度的空气质量越来越差,媒体也没有讨论解决方案。媒体和社会团体的压力,促使印度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来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比如2018年4月姗姗来迟的国家清洁空气计划。但辛哈表示,媒体本可以做更多的事去调查计划的执行情况,尤其是污染行业大量不良的排放合规记录。


解决方案很少被提及


塞韦里诺(Severino)提到,媒体已经形成固定的报道方式,即以恐惧为基础的“if it bleeds, it leads ”的一贯模式,这可能会让公众对事情感到麻木,甚至感到厌烦。

此外,他还表示,尽管政府已经在尝试解决问题,但媒体偏偏就不报道这些。媒体本应是充当挖掘故事希望的角色,这样就能激励公众,使他们不感到无助。但是关于安装空气过滤装置的报道并不会引起公众的兴趣,而像吸入烟雾的T恤和空气清洁涂料这样的噱头解决方案才会引起公众和媒体的兴趣,当然这些肯定不会引起专家的兴趣同时,政府采取的其他一些有效措施也没有得到有效报道,如使用清洁能源发电代替燃煤发电。

“重要战略”通过对近1.4万篇亚洲媒体报道的研究发现,在报道中,汽车尾气排放被认为是迄今为止造成空气污染的最大原因,而发电厂几乎没有被提及。但是,当提到空气污染的解决方案时,更节能、更高效的发电方式无一不成为了首要举措。同时,媒体在报道解决方案时,更倾向于介绍政府的污染政策,而不是对这些政策的有效性提出质疑。


官员们忽视了一个事实,即雅加达超过一半的空气污染是由汽车尾气以外的因素造成的,包括几座燃煤发电厂,图片来源于Flicker


绿色和平组织全球空气污染部门首席分析师劳里•米利维尔塔(Lauri Myllyvirta)表示:“汽车偏见更有利于政府,因为它使得中产阶级成为空气污染问题的一部分。”这个现象在印度尤为明显,然而实际上印度的车辆对PM2.5总体水平的影响非常之小。

欧盟委员会2015年的一项研究表明,交通是南亚和东南亚空气污染的最大因素,占该地区排放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但BAQ亚洲清洁空气主席罗伯特•奥基夫(Robert O 'Keefe)指出,在中国燃煤才是最大的空气污染源,也是印度未来最令人担忧的空气污染源。



图片来源于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环境署


印尼在东南亚拥有相对的新闻自由(在一项新闻自由排名中,印尼排在第124位,高于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等),然而即使这样,印尼政客们对煤炭的污染威胁轻依然描淡写。

亚运会期间,印尼环境部空气污染主管达斯鲁尔·查尼亚戈(Dasrul Chaniago)否认万丹省的发电厂会污染100公里外举办奥运会的雅加达的空气。“为什么燃煤电厂产生的烟雾会一路飘到雅加达?它想去这里的购物中心吗? ” 查尼亚戈对记者说,“你确定万丹发电厂的烟雾能被风带到雅加达吗?上帝赋予你思考的能力,我们有逻辑,我们不是动物。”

米利维尔塔是雅加达空气污染研究的幕后推手,他指出,“到目前为止,雅加达拥有东南亚污染最严重的发电厂,而且距离市中心不到100公里。对于那些了解污染如何通过大气传播的人来说,这个距离显然太近。然而对于大多数的雅加达记者来说,这个发电厂可能和他们不在同一个星球上。


隐形杀手


 “重要战略”的媒体研究还发现,亚洲媒体并没有准确报道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大多数报道都没有提到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而那些提及了空气污染对健康影响的报道,大部分都仅仅停留在如呼吸困难、喉咙干燥和眼睛发痒这些问题上,只有5%的报道提及了空气污染对肺癌和心脏病这些疾病的长期影响。

“这可能是因为人们对空气污染对健康的长期影响缺乏认知,需要通过提及人们当时正在经历的健康问题来让这个故事时尚化,” “重要战略”的沟通主管安恰尔•梅塔(Aanchal Mehta)评论道。



图片来源于世卫组织、联合国环境署


那么,亚洲媒体什么时候才会更多地报道空气污染问题呢?研究发现,迄今为止,提到儿童健康的空气污染报道最受关注。梅塔指出,儿童健康是吸引读者注意的重要因素。

米利维尔塔表示,需要有更多数据来让记者更清楚地了解空气污染,许多亚洲城市的污染源还存在“研究鸿沟”,更为重要的是,空气污染的研究应以一种能被公众所接受的方式进行传播,这需要坚定勤奋的记者、分析师和活动家们的共同努力,他们能相互促进。